用户名:
密码:
首页 > 难忘故事 定义您的浏览字号:

金华方山村1153人体验了一段稀少的日子——“分隔村”:难忘的14天

发布时间:2020-03-22 14:04:08 来源:本站 作者: 浏览:0 评论:0

  2月9日上午,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方山村整村1153人解除隔离,戴着口罩依然难掩激动的村民,举起“我们解除隔离啦”的牌子□□□,庆祝隔离解除。

  因有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(后确诊)□□,1月27日开始,方山村整村隔离14天——全村留守1153人,不能外出□□,外人也不能进。

  14天隔离期里,方山村这个封闭的“小社会”,历经“生老病死”“悲欢离合”□□□,这里既有孩子降生□□□□,也有老人辞世,这14天里,发生了太多故事□□,有的感人至深,有的发人深省,还有的值得你我致敬。

  去方山村要经过3道卡口,澧浦镇镇口1道、村口卡口2道,经过严格的体温测量和登记,确认做好防护措施后,记者被允许下车步行进村。

  简单的帐篷□□,是第一道防护□□,这里值守的是“外来”的党员干部。移动板房则归本地村民值守人员使用□□,这里用竹子和木头做了第二道隔离。两道卡口距离村庄还有近1公里□□□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样设置一是为了安全,二也是一定程度上扩大隔离范围,这样能把村口的一些菜地囊括进去□□□,方便村民下地干活或者摘菜□□□,保障生活。

  方山村位于金衢盆地的边缘,村后,是起伏的低坡和丘陵地,地形相对复杂,但交通依旧“四通八达”□□,仅入村道路就有3条。隔离期间□□,3个路口的设卡牵扯了大家很大的精力,以每个卡口每3小时换3个人计算,一天24小时8班倒□□□□,仅此就要72人看护。“澧浦镇党委、政府近一半的党员干部分配在了方山村。”澧浦镇党委书记戴向阳说。

  1月27日开始,方山村开始整村隔离,澧浦镇对方山村3个出入口进行封闭□□□□,由联村干部及镇干部24小时值守。追踪患者的轨迹、排查密切接触者、消毒……很快□□□,6户重点户被筛选出来,他们是密切接触者。此外,还有一户是湖北返乡人员,总计7户14人,被要求执行更严格的限制措施。普通村民不能出村,但这7户14人,不能出户。

  但政府快速的决定,并没有得到村民完全的理解,甚至还有不安与恐慌。当地镇政府、派出所、疾控中心等单位第一时间出动,做好村民的解释工作。澧浦镇党委书记戴向阳当场向村民承诺:疫情不解除,干部驻村不撤除。包括他自己和镇长,每晚必有一人睡在村里。戴向阳说到做到,14天隔离期间□□□□,他在村里住了7个晚上□□□□,澧浦镇镇长卢磊也住了7个晚上。

  此外,包括联村干部朱金鹏、陈建锋,网格员孙建成、于文伟□□□□,还有镇干部方宏芳,5人把“家”安在了村中,24小时驻村守护。

  现年59岁的村支书潘洪华是2014年回村竞聘成为村支书的□□□,今年是他的第二届任期。在回村之前,潘洪华是金华粮食系统的一名公务员□□,以前每天早上□□□,潘洪华8时左右到村里,下午5时左右再开车返回金华。但除夕之后,潘洪华再没有回过金华□□□□,也没洗过澡。

  同样10多天没有洗澡的还有年轻的金东区澧浦镇纪委工作人员、驻村干部朱金鹏。这位1992年出生的小伙子春节假期就没好好休息过:除夕夜晚饭是在镇里食堂吃的□□,初一在傅村镇□□□□,初三隔离以后,朱金鹏就住到了村里,再没出去过。

  现今,村里1000多人大都熟悉了这位穿着蓝大褂、脸色黝黑的“小朱”。方山村里没有农家乐,镇里搬了4张小床到村里,安置在村文化礼堂□□□□,5位驻村镇干部□□□□,每晚就睡在村文化礼堂的大会议室里。床不够用,大家把会议室里的长桌子拼一拼,组合成了第五张“床”,凑合睡一下。

  睡在会议室,虽然条件差点,总归还是温暖的,但在村卡口执勤□□,就没那么舒服了,甚至想上个厕所都不方便。“我们女同志不敢喝水。”澧浦镇党委委员、镇纪委书记林映红告诉我。夜晚□□,村外的气温时常降到零度以下,冷得受不了。于是,澧浦镇党员干部中的男同胞站了出来,大家把白天时间排给女同志□□□□,夜里则男同志顶上。

  村里的党员中,有一位女同志因隔离时恰好人不在村中□□□□,“幸运”逃过被隔离的命运,却成了村里跑腿最多的一个人。方山村党支部委员池鉴在这14天里,几乎每天至少要往返两趟在澧浦集镇、金华市区还有村子三点之间。

  “谁家娃要买奶粉、尿不湿□□□,老人要买药,还有一些日用品等生活用品,主要是我来代买。”池鉴告诉记者,1000多口人的日常所需,实在繁杂和特殊,她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,于是她又拉上自己父亲和母亲一起帮忙,加上村妇女主任的一个亲属□□,4个人一起总算应付下来了。

  封闭的方山村像极了一个“小社会”,哪怕只是短暂的14天□□□,却也经历了“生老病死”这样的人生大事。

  这14天里,村中有新生儿出生□□□□,也有老人不幸离世□□□,还有养蜂人为此承受了风险和损失,但疫情当前□□□□,几乎每个人都展现了大爱,让人格外敬佩。

  1月29日,隔离第3天,两辆私家车和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向金华市妇幼保健院开去。当天,28岁的思雨(化名)开始肚子疼,丈夫很是紧张。驻村干部第一时间制订紧急预案,包括出村的道路怎么走,镇里的救护车谁来对接联系□□□,谁负责开车跟到医院(目的是让隔离对象与外界少接触),谁负责量体温等。2月1日上午□□,思雨在金华市妇幼保健院顺利通过剖宫产,生下了一个8斤重的大胖小子□□□,母子平安。14天隔离期间,从村里走出去的村民屈指可数□□□,无一例外都由镇干部全程陪同全程服务。

  村民方林海(化名)在武义山里养了140多箱意大利蜜蜂。因为被隔离在村中,他的蜜蜂面临被饿死的困境。“蜜蜂冬天没地方采蜜,全靠喂。”方林海告诉我,平常春节,他从不在家待。而今年他只能拜托武义的朋友帮忙照看自己的蜜蜂。

  在方山村亲历期间,还有一家人,让记者肃然起敬□□□□,就是退休老教师方刚(化名)。1月31日深夜,89岁的方山村村民方采莲(化名)不幸去世,作为大儿子的方刚,在和村里沟通后□□□□,为母亲举办了村史上最简单的葬礼:没有哀乐、没有白事、仅5人送行,方采莲走得“安安静静”。“以前村里人去世□□□,送行队伍都要在村里走一遍以示热闹,但方老师他母亲这次火化回来后连村子都没进,从村外的路口就直接到了坟头。”潘洪华说。


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评论】 【收藏】 【关闭】 【打印
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相关文章链接
无相关信息
Copyright 2007-2010 龙吟娱乐游戏网 www.loneying.com. All right reserved
技术支持:归来网络

备案申请中